随着3D人脸技术的广泛应用,刷脸正在取代指纹识别成为支付及安全认证的主流,微信、支付宝也早就支持人脸识别了。日前有来自美国圣地亚哥的一家人工智能Kneron宣称用特制的3D面具破解了微信、支付宝的人脸识别甚至火车站/荷兰机场安检系统等。

对此,支付宝已经回应,遇到了刷脸被破解等事件,消费者可以申请全额赔付。

直到朱女士协助犯罪嫌疑人诈骗他人被识破,她才醒悟过来。而这时,她已经被骗 140 多万元,其中多数的钱还是她到银行贷的款。  

没有想到,两年过去,这个反诈机器人真的从论文中“诞生”,并拥有了更高超的反诈能力,它不仅能自动判断是否为诈骗电话,还能通过 AI 引导受害者走出骗局:

1.号码属性有三部分:类型、运营商、归属地,属性本身不会随着号码发生变化。但是,属性可以把号码切成很多空间,比如,北京的固话,是哪个运营商的(运营商不止是三大运营商)。电话号码可以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每一小块的欺诈的方式可能都不大一样。 2.一个号码在过去三个月呼入呼出的频次,还有呼入呼出的比例。 李裕宏说:“呼入或呼出的单一比例占比特别大,可能是个问题。第一,可能这个电话号码是放在恶意网页上,诱骗人们拨打,这样呼入比例特别高;第二,主动实施电信诈骗的呼出率比较高。” 3.一个电话打进来,你有没有接通代表了你的态度,通话时长更代表你对这个电话的态度。 4.号码活跃度。一个正常号码每天拨打频率不会太高,如果一些号码利用率很高,看上去又是正常号码,就需要根据其它维度区分。比如,外卖、推销小哥打电话的频率很高,还有腻歪的异地恋小情侣。 5. 一个号码拨打过多少城市也是特征之一。拨打到这些城市后,在这些城市的分布是怎样的?比如,一个号码拨打了全国 33 个城市,但在这些城市的拨打次数平均分布,与拨打了 33 个城市,但是集中在北京,这两种情况是不一样的。 6. 呼叫了 100 通电话,拨打给一个设备和拨打给一百个设备是不一样的,记录设备的 ID,研究到底一个号码给多少不同设备拨打了电话。 7. 一个号码拨打给几个人,但是,这几个人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这不是很奇怪吗?所以,需要指标计算这个号码拨打出去的设备之间联系强不强。

他们打破藩篱,在反诈这件事情上达成了共识:钱有盾,诈无门。

虽然Kneron火速下线了人脸识别的破解视频,但CEO Albert Liu依然出镜接受采访,他表示,尽管3D面具和照片的破解率如此之高,但在iPhone X的Face ID识别面前还是露了怯,没能绕过。这似乎证明,苹果的硬件和算法依然足够聪明,某种程度上更值得信赖。

长沙反诈中心的民警小姐姐播放了一段她的男同事苦口婆心地劝受害人不要上当的反诈录音。

另外,青年一代的社会经济、犯罪受害、关系不适等整体生活不适感高于成年一代,青年一代中女性的不适感高于男性,特别是在针对犯罪受害的不适感方面男女区别较大,青年女性的犯罪受害不适指标为2.66分(以4分为满分)而年轻男性仅为1.74分。

公报说,摩洛哥司法部门正在对此案展开进一步调查。

咦,他们为什么不相信警察蜀黍的来电呢?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社会问题解决需要企业积极参与,我们非常相信社会问题不解决,我们无法做到独善其身,我们的消费者、商家、平台用户都会受到伤害。”阿里巴巴集团首席风险官郑俊芳道出了一个道理。

为了给受害者安安静静地深度洗脑,骗子甚至要求受害者去酒店开房,不要与人联系,还提前“嘱咐”受害者,因为涉嫌国家机密案件,会有“假警察”过来套话,让他做好保密工作。

原来,各省市很多地区都有反诈中心,但是各地反诈中心公安的座机电话不一,受害者这时往往警惕了起来:这是不是广告推销电话?

一位退休女教师遭遇冒充公检法诈骗,民警通过反诈专线多次电话劝阻,对方声称未被骗,结果挂了电话,她又与诈骗分子通话。此后,民警在 5 天内 3 次登门劝阻,被她用扫帚赶出家门,直到被骗 800 万多元才醒悟。

即使各地反诈民警反复打电话劝阻被骗的受害者,一个让人怀疑这个世界的数据是:30%的反复劝阻依然拦不住那些哭着喊着要去给骗子打钱的受害者。

深圳市反诈中心每天拨打出去上千个劝阻电话,高峰期一天拨出1900多个电话,往往劝阻成功一个人,至少要打 5 通电话。

这个机器人名叫“钱盾反诈机器人”,雷锋网编辑曾在2017年发布过这样一篇报道《如何识别陌生来电是不是电信诈骗,国务院反诈平台这样说》。

第二,除了机器人,警察蜀黍和阿里居然想到了饿了么的外卖小哥也可以在反诈这件事上出点力。

他们还很有“胆识”,受害者一边接到警察打过来的反诈提醒电话,另外一边接着“假警察”嚣张的行骗电话,逼得真警察上门拦截受害者转账。

公报说,被捕的男子现年41岁,警方在抓捕行动中查获用于制造爆炸物的电子设备和文字资料。调查显示,这名男子涉嫌传播“伊斯兰国”极端思想,并计划在摩洛哥境内发动自杀式袭击。

第一,派出反诈机器人,分担部分工作。

Albert Liu还强调,这些公司需要及时修复安全漏洞,不能抱有走捷径的侥幸心理。

那会,国务院联席办钱盾反诈平台的专家、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的两位安全工程师李裕宏和侯冬梅还只是在论文中解密了利用数据发现“骗子”的 7 个指标。

警察蜀黍们想出了第一个办法,与通信运营商合作,做出了统一的“公安反诈专号”。

另一方面,青年男女在认同“在国会等处占据决策型职位的男性太多”的意见方面呈明显的意见分歧,87.6%的青年女性认同这种分析,而青年男性的认同率为43.1%,低于成年一代男性63%的认同率。

有些号码还被犯罪嫌疑人恶意设置成显示“诈骗电话”“广告推销”号码,甚至被网络电话恶意攻击。

最后,民警只好上门劝阻,才阻止了这起诈骗案件的发生。

民警:喂,你好,同志。 诈骗电话受害者:喂。 民警:我们是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反电信。。。 诈骗电话受害者:停停停。。。刚刚北京市打电话给我了,你们要来抓我吗?还是要干什么,我又没犯法。 民警:不是不是,同志,我知道北京那边给你打了电话,你先耐心听我讲,好吧,北京那边是诈骗电话,他是冒充了北京市公安局。 诈骗电话受害者:你凭什么说他是诈骗电话,他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我的身份证号码,他们说了跟我解决这个问题,要我协助调查一下,配合一下就可以了。你老是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民警:我跟你讲,他们那边是冒充的,你先耐心听我讲。。。(被打断) 诈骗电话受害者:你凭什么说他是冒充的,我就不相信你。 民警:那你为什么相信他们? 诈骗电话受害者:他们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我的身份证号码,他们说这个和我没关系啊,不是我自己的事情。 民警:那你有没有犯这个案子吗? 诈骗电话受害者:我没有犯啊。 民警:对啊你没有犯,你为什么要协助他们配合调查。 诈骗电话受害者:我就要配合他们调查,他们说没有关系,我就协助一下。 民警:他是要骗你钱,那是诈骗电话咧。 诈骗电话受害者:他骗我什么钱咯,他没骗我钱。我都看见他们的警官证和协查通知书了。 民警:他那个通知是伪造的(被打断) 诈骗电话受害者:你不要讲这些了。。。(此话脏话消音),公安局公安局,你天天搞这些事情。

1.公安部刑侦局钱盾反诈机器人建立了统一的专用号码平台,该平台如同公安民警亮出工作证一样,直接向潜在被害人表明身份。当普通民众接到电信网络诈骗电话,公安部刑侦局钱盾反诈预警系统预警到这一信息后,钱盾反诈机器人即自动拨打潜在受害人的电话予以提醒,来电信息显示为“公安反诈专号”。 2.全渠道触达。利用电话、短信、闪信三种渠道,快速全渠道触达公安机关识别出的每一个潜在被害人。闪信强制弹窗提醒,若不读闪信信息,手机就不能做其他操作。 若潜在受害人在 5 分钟内既不接电话,又不处理闪信,钱盾反诈机器人会再次拨打电话、发送闪信,如此反复,直至潜在受害人处理提醒信息。为确保这个来电显示字段不会被盗用、篡改,“公安反诈专号”还加入了技术保护措施。 3.人工智能交互。钱盾反诈机器人依托深度学习能力,以及分场景、分人群的经典话术沉淀,可以与潜在被害人形成有效互动,引导其走出被诈骗分子控制的境况,解决劝阻人力不足的问题。 4.针对性推送。民警将在上门劝阻潜在受害人之前,根据反诈机器人提供的基本情况,针对性准备劝阻工作。 5.精准阻断。钱盾反诈机器人目前日均预警阻断 3000 起诈骗,劝阻成功率达到 96%。

关于“想离开韩国”的提问,75%的青年人希望离开韩国生活,65%的成年人回答“是”。而其中,比例高达79.1%的青年女性对此表示了肯定的态度。

这届骗子有多努力,警察蜀黍们的工作就有多难做。

他们让我们“天天见”的外卖小哥派发反诈宣传单,还真有阿姨接了诈骗电话后刚好遇到送餐的外卖小哥,外卖小哥不仅给阿姨讲解了反诈知识,为了跟阿姨建立信任,还把阿姨在工作的孩子叫了回来,阻止阿姨向骗子转账。。。

警察们遇到的第二个难题是:骗局这么多,警察不够用怎么办?

参与调查的5000名成年男女的郁愤分数为2.64分(以4分为满分)。郁愤指数表示,忧郁或不幸、愤怒、委屈、不当等情感经历。其中,青年女性为2.79分,男性为2.53分,成年男性为2.58分,女性为2.66分,女性的郁愤指数相对较高,青年女性感觉到的郁闷程度在四个组别中最高。

今年 7 月,江苏南通市在职女教师朱女士遇到冒充公检法诈骗,南通市反诈中心民警多次致电提醒劝阻,她不相信民警,坚称自己未被骗。

女性认为韩国不公平的人数也比男性多。对“韩国社会是否不公平”的提问,86.1%的女性和78.4%的男性回答“是”。

此后,辖区派出所民警和朱女士所在的学校人员还上门劝说,她也不信,但确信诈骗分子给她的“特派员”身份。

雷锋网编辑发出了一个来自灵魂深处的疑问:

警察多次电话劝阻提醒受害人不要被骗,她不信,而信诈骗分子封她的“特派员”;警察去电劝阻受害人不要转账汇款,却被误以为是冒充警察的骗子,甚至被对方骂哭。。。

在反诈这件事上,除了警察蜀黍在不遗余力地想办法,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欣喜地看见,大型互联网企业们此时完全没有了商场上竞争的隔阂,阿里、蚂蚁金服、度小满、小米金融、360 金融等公司都派出了自己的“AI”协助。

分析指出,不论年龄和性别, 韩国需要能够解决女性感受到差别和不平等问题的制度等。

2003年5月,摩洛哥北部重镇卡萨布兰卡发生恐怖袭击,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摩洛哥此后采取预防性反恐措施,成效显著。